2020年06月30日
第A4版:看点

北京

“别写我名字, 怕父母担心”

——新冠肺炎隔离病房探访记

6月24日,记者走过北京地坛医院应急六病区的走廊。一墙之隔,是6月以来北京新增新冠肺炎的患者。他们两人一间,在特殊的单向气流病房内接受治疗。

一个正在全神贯注听网课的小姑娘吸引了记者的目光——病床上支起一个小桌子,上面摆放着手机,正在直播网课。小姑娘略歪着脑袋,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,而另一个病床上的中年男子站在她身旁,用手指指手机,又用手指指小姑娘写着字的纸。

地坛医院应急五、六区代理护士长张梦琪告诉记者,她们对这个孩子印象深刻,“这么大的孩子,每天坐得住、这么专心学习的真不多见。”她告诉记者,19日孩子父亲确诊入院,孩子作为密切接触者两天后也确诊,随后入院。

父女俩经过医生的救治,病情目前都已稳定。“女儿每天七点起床,七点半开始上网课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,下午两点继续上课,结束了就做作业。隔离治疗走得着急,也没带电脑,还专门买了个手机,给孩子上网课用。”

“说实话,孩子入院的时候,我心里不是个滋味,小朋友上小学,每天要上网课,又要人照顾,我就申请两人调整到一个病房。医院也很照顾,很快就安排我们住到一个病房了。”孩子父亲说,“就在刚才,孩子学校的老师还打电话来关心孩子学习和身体情况,叮嘱我要照顾好孩子。”

小姑娘也和记者聊了起来,文静而有礼貌地说:“叔叔好。”每天学习、治疗、和妈妈视频,是她的基本日常。“护士阿姨来查房的时候还和我聊天,老师也每天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得了病你害怕吗?”

“不害怕,爸爸妈妈还有医生都告诉我,这个病能治好。”

“医院的叔叔阿姨对你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,每天还和我聊天说话。”

“上网课累不累?”

“不累”

……

“等病治好出院,你有什么愿望?”

“还没想好。”

小姑娘沉默了一会,又补了一句:“要感谢帮助我的人。”

在这场特殊的抗击疫情的战役中,除了患者与医护的身份,病区内的每个人也都是为人父母或子女。

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徐艳利一下没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女儿今年高三,马上高考。但从今年1月20日参与疫情救治以来,她和女儿就聚少离多。“6月11日开始,和科里很多同事一样,我也连续几天都没回家。”类似这样的情况,在北京地坛医院,还有不少。

采访的最后,小女孩的父亲提出一个希望:“我父母身体不好,我和女儿患病的消息没敢告诉他们,怕他们听了着急,家里的其他亲戚也都不知道。你们的采访千万别出现我的名字。”

“我就这一点要求。”他说。 据新华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