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05月23日
第A2版:纪实

“剃头兴”

小时候,在老街常常看到一个四十开外、个头不高的中年汉子,肩挑剃头担,右手拿一把镊子,左手拿一根小铁棒,他用镊子在铁棒上敲着,发出“商昂、商昂”的声音,以招徕顾客。

人们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是剃头担来了,有要剃头的就会招呼他了。那些年,老街上除了理发店外,还有这种流动的剃头担。剃头担师傅名字里有一个“兴”字,老街上的人都叫他“剃头兴”。

只见“剃头兴”肩挑着一头是洗脸架子,架子上方拼起的简陋框内镶嵌着一面小镜,架子边的栏上挂条毛巾,镜下摆着洗脸盆和肥皂,架身中放着一个木炭小炉子,炉子上面放着盛水的锅,供顾客洗头用;另一头是个长方形的四角八岔的小柜,柜子一边有几个小抽屉,里面装着剃头用具和掏耳朵、刮胡子、磨剃须刀的挂件等用具,柜子还能当坐凳用。街道两边店铺的屋檐下,街头巷尾的树荫下,都是“剃头兴”的临时店摊。虽说地方简陋,生意却特别好,老街上的很多人都是他的常客,他每月按照约定上门为他们理发。

一次,母亲让我去把他喊进屋来给哥哥和我剃头。“剃头兴”右手拿起轧剪,五个手指分工,上上下下、前前后后地修剪一阵便弄妥了。他修剪的发型自然,没有刚理过发的生硬感。

“剃头兴”最拿手的是平头、“三七开”“二八开”等传统发型,还有就是修面、掏耳等,因他做得格外细致,吸引了不少回头客。老街上的中老年人都喜欢他剃刀修面的功夫。他先用温热的湿毛巾敷面,再用肥皂泡抹脸,然后从柜子里取出锋利的剃刀,在三指来宽的老牛皮上来回磨蹭几下,用手指试了试刀锋,感觉差不多了,就摆开马步耍起了把式。只见他翘起兰花指,手腕一抖一抖,剃刀“行走”在一张涂满肥皂泡的脸上,老练而轻快地在脸上刮过,没有刺痛感,再粗再硬的胡须也都立马消失。

老主顾喜欢“剃头兴”修面后的“跳刀”。他将剃刀横放于顾客颈部,在你不经意之间,将横着的剃刀口自上而下往下滑,使刀口从颈椎向下跳动或弹动至背脊,让你感觉如通电一般麻、酥、软……当他二次“跳刀”后,老主顾睁开眼,长吐一口气,直呼“舒服”。

那时,剃头不仅理发、刮脸,还要掏耳朵、修眼睑。脸刚刮完,“剃头兴”随即拿起一把精致的工具,一一夹进指缝间,时而用勺丫、耳刀、耳刷掏耳朵、刮耳眼、刷耳道;时而用剪子、剃刀剪鼻毛、修眼睑。临末,还用小刀的刀柄轻轻叩击你的眼角,用双手给你捶背,让人极其舒服。

“剃头兴”经常被老街上的生意人请到家中去剃头。他洗发、剃头、刮脸,整个过程不到30分钟,却做得轻巧熟练。一些老主顾患病行走不便时,他也会上门剃头,让顾主满意。

“剃头兴”是老街附近的乡下人,朝出暮归,晃悠悠地来,晃悠悠地去,为了给老街上的人们剃头,也为自己赚到了购买柴米油盐的钱。

如今,走街串巷的剃头担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,让老年人很是怀念。

□李福生

2020-05-23 3 3 湄洲日报 content_45556.html 1 “剃头兴” /enpproperty-->